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外来工们的“性福”在哪里?讲述他们的“煎熬”
2013-03-28 19:38:21  来源:江南晚报  点击:

       前不久,全国人大代表刘丽接受记者提问时说:“现在因长久分居,在城市农民工中出现了‘打工潮下组建临时小夫妻’情况。”自此,“临时夫妻”引起广泛关注。连日来,本报记者探访了无锡的一些已婚外来务工者,了解他们过去或现在所受的精神“煎熬”和“性饥渴”状态,探讨这一问题成因和解决之道———   

  讲述他或她经历的“煎熬”   

  老婆不在身边,寻乐子无门   

  小宇(化名)今年21岁,老家在苏北,高中没毕业就离家谋生了,至今在无锡打工已有两年多,目前在新区一家外资企业做操作工,他就住在公司安排的单身宿舍。   

  小宇说,去年他在老家经媒人介绍谈了一个对象,已经领了结婚证,但老婆也在外地打工,两人住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他与妻子沟通最多的方式就是“煲电话粥”,每天都要打半个小时甚至1个小时以上的电话。不过他坦言,打完电话后他又感觉很无聊,毕竟老婆不在身边。与他同住一个宿舍的还有3个小伙子,大家下班后躺在床上谈的最多的就是性。小宇透露,其中两个90后也有女朋友了,但不一起工作,无聊时他们就去外面买几盘黄片回到宿舍里看,有时大家一起看。小宇说,看黄片只能解决自己的心理需要,并不能解决生理需要。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开始玩网络游戏,宿舍没有网络,他便跑到网吧,一玩就是三四个小时。有一段时间几乎每晚都去网吧,有时深夜12点多回去,宿舍已经关门,他就翻墙。就这样一两个月下来,他感觉上网不仅身体吃不消,还耗钱,生活很无趣。从去年底开始,他便试着从路边的洗头房寻乐子,曾经去路边店看过,但自己一个人不敢进去。他说,一个人进去万一被人发现会很尴尬,当然更怕被“扫黄”抓到。后来,为了壮胆,他就找室友一起去,结果进去才知道,里面只提供按摩服务,没有其他特殊服务,就这样两人各花掉50元走人。小宇只得寻找新的路子,后来他从网上查找一些可能有这种服务的浴场,多次和室友打车去“考察”,每次总想通过洗澡询问工作人员有没有特殊服务,但工作人员都称没有,只有正规按摩,有时不相信就去做按摩服务,结果花去两三百元,确实没有特殊服务。   

  为了解决生理方面的需要,小宇费尽了脑筋,但一直没有找到。今年2月初,他还通过微信、QQ漂流瓶寻找刺激,结果差点被骗。当时他想着快回家过年了,就放纵一下。就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结果出现了几个美女的性感头像,签名里还写着提供特殊服务,300元一次。他拨了上面留的电话,对方是一个男士,说提供服务前要先打200元保证金,小宇一听多了个心眼,说见到人才能给钱,最终小宇挂了对方电话,陷入苦闷之中。   

  受过“煎熬”的他不愿与妻子分开   

  36岁的小齐(化名)是东北人,两年前来到无锡打工,主要做建筑装修活儿。他的妻子也随他从老家来到了无锡。   

  “我们两口子分开几天可以,但不会长时间分开。”小齐说,他曾感受过“煎熬”,也了解打工在外夫妻分居的苦处与对婚姻关系的伤害。来无锡之前,小齐曾到俄罗斯茨塔的乡村货场打过4年工。在一起的还有来自国内湖南、湖北、四川、河北、黑龙江等省的打工者。其中,大多是25-50岁的男子。“劳累一天下来,空虚也没办法。”小齐说,下班后,大家在宿舍主要是看电视、打牌、聊天。货场里架设了很大的“卫星锅”,可以收看国内一些电视节目。此外,晚上10点后,俄罗斯当地的电视台播放的性教育片,是他们爱看的节目。当然,聊天的内容少不了女人和性。小齐的工友中,很多都已成家,跟老家的妻子打电话,是很多工友排遣寂寞获得慰藉的方式。在俄罗斯办理一种电话卡,打回国内的费用是1分钟1.5元。其中,有一个工友每天给老婆打十来分钟的国际电话。   

  俄罗斯有些女人很开放、大胆,喜欢喝酒、抽烟,有的女人好逸恶劳,没了酒喝烟抽,就主动找中国人要酒要烟,这对她们来说并不丢人。有些货场的中国男人会俄语,尽管家有老婆孩子,还是经不起诱惑,跟俄罗斯美女恋爱、同居,甚至生了孩子的都有。   

  小齐回忆,一个老乡很悲催。这个老乡是带着妻子来到货场打工的,不过两口子不在一个货场,只能三天两头小聚聚。老乡的妻子,在货场与一个已婚男人好上了,后来真的“私奔”了。原来的两个家庭因此破裂了。   

  “我结婚后,不愿再出国。”小齐说,老板听说他要回国结婚,让他婚后带着妻子再到俄罗斯货场打工,但他没答应。他想跟妻子一起在国内生活。来无锡后,他先后租住了3次房子,妻子也换了几次工作,不过他们两口子始终住在一起,过着简单而温馨的生活。   

  分居中发现“小三”,老婆追到无锡   

  在高运路附近的一处出租房里,石膏板将一处三室两厅的房子隔成六间,25岁的艳艳(化名)就住在其中的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屋内放了一张床,还有一张矮小方桌,没有别的。“我上班回来,有时他会给我买好晚饭”,艳艳自从一年前到无锡,老公变化很大,让她感觉很满足。   

  艳艳是江西人,之前在广东打工,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小刘。小刘5年前来无锡,在一处建筑工地上做电工,吃住在工地,几乎没有休息天。两人通过手机和QQ时断时续地聊着,直到有一年春节回家,两人呆在了一起,有了一个女儿,当时还没来得及办酒席。艳艳一直想跟着小刘到无锡,可工地没有适合她的工作。前年,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伴,跟着到苏州一家企业工作。原想着无锡和苏州离得很近,每周都可以到无锡来看老公,但工地根本不提供住宿,老公也对她不冷不热。有一段时间,艳艳发现,每次打电话给小刘,他常会迅速挂断电话,找各种借口回避她。   

  “是女人,总有点直觉”,艳艳有次偷看老公的微信,发现有个女的叫悠悠,和小刘两人的对话非常亲昵,“有些话太肉麻,我说不出口”。艳艳举了一个例子,她老公曾收到这一条短信:“老公,晚上回来买点水果,行不”,小刘则回复“我买了鸡爪”。   

  “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容易出问题”,艳艳说,她身边有不少工友都是临时夫妻。比如,“有个女工友在外边租房子,听说是和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一起生活”。艳艳反映,是女工友的老公在老家先有别的女人。很多人都没有离婚的打算,各过各的,过年回家还是一家人。艳艳的朋友们打趣她说,男人是用身体思考的,两地分居很容易有“小三”。她也担心,小刘肯定有那方面的需求,又长得帅,危险性太大。   

  去年过年,艳艳坚决地辞掉了苏州的工作,跟着小刘一起到无锡打工。“租了房子,还要自己做饭,比住厂开销大多了”,艳艳刚开始有诸多不适应,没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诉苦都没对象。小刘大部分时间在工地,只有周末偶尔回来住。不过,付出总有回报,原来打电话说不了几句就吵架,而生活在一起,小刘明显变得温柔多了,艳艳感慨地说,“还是两个人在一起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外来工禁止入内 汉口一厕所标语让人心寒
下一篇:“企业公益文化”引发关注,公益发展新模式诞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