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珠三角 > 正文

外来工在五埒卫生所猝死
2013-12-13 18:24:04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

亲属称死者生前身体强壮。
亲属称死者生前身体强壮。

  12月8日清晨,45岁的外来工腾得才骑着电单车前往小榄镇五埒卫生所就诊,他绝不会想到这会是一条不归路。当天上午8时许当亲属赶到时,腾得才已经仰面倒在卫生所地面,脉搏不再跳动。

  由于4天前腾得才已在该诊所连续打了两天吊针,其妻儿一度认为卫生所应该对腾得才的死负责,但卫生所负责人称当天医护人员并未对死者用药。尽管尚不能确认死者的真实死亡原因,医患双方仍于昨天上午签订一份协议。死者家属获得4万元“慰问金”,并放弃其他追究责任。

  死者近期多次说腰痛

  据了解,腾得才一家来自四川兴文县,2005年即来到小榄打工。死者多名亲属称,腾得才身体很强壮,此前曾在园林公司搬运花木,一个多月前在五金厂上班。

  柳正英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曾多次听丈夫说起腰痛,但两人一直没在意。11月30日上午,腾得才在五金厂负责人的陪同下来到小榄人民医院体检,B超结果显示,腾得才左肾有米粒大小的结石。

  “当时他没有输液也没有拿药,只是说医生让他多喝水多运动。”柳正英说,体检之后腾得才从五金厂辞职,每天早上6时就起床到附近跑步。

  12月4日上午,腾得才来到附近的五埒卫生所就诊,一名医生为他打了吊针。“医生说轻微肾结石,包在这里治好”,柳正英担心还有其他病情,便让儿子陪丈夫到小榄人民医院再做一次全面检查。记者看到,CT诊断结果为:“左肾小结石,右肾考虑囊肿可能;左侧胸腔少量积液,双侧斜裂胸膜略增厚”。全程陪同父亲检查的腾乾鑫称,当天医生没有开药,仍建议患者“多喝水多运动”。

  就诊时倒地抢救无效

  就在体检归来第2天上午,腾得才再次独自来到五埒卫生所打吊针。“他说吃药反胃,打完吊针会舒服一些。”柳正英回忆,从12月4日起,腾得才连续四天在五埒卫生所就诊。

  12月8日清晨7时59分,腾乾鑫接到父亲腾得才手机打过来的电话,对方在电话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你爸爸晕倒了,正在抢救”。

  腾乾鑫立即从工厂出发赶往五埒卫生所,约40分钟后到达现场,只见父亲仰面倒在卫生所大堂与药房之间的地上,嘴巴半张,双眼正在慢慢失去光泽,120医护人员忙着对其实施急救,率先到达的母亲柳正英则伏在腾得才身体上痛哭不止。

  “现场有一大群人围着,有120医护人员和派出所民警,还有卫生局的工作人员,但五埒卫生所的人却一个都找不到。”腾乾鑫回忆当时的情景:“我爸的手臂上有两条输液管,一瓶小输液瓶已差不多输完了,还有一瓶没有标签”。

  大约半小时后,120医护人员表示抢救无效后离开。

  监控画面不时短暂“黑屏”

  确认腾得才死亡之后,医患双方随即开始漫长的谈判,家属提出查看卫生所内的监控录像。死者一位侄子称,亲属被告知不准在卫生所内拍照、录音和录像,“这些都是违法的”。

  “他自己把电动车推进诊所锁好,和药房的医生聊了几句,然后又走开,中间不到两分钟突然就倒下去了。”柳正英回忆监控录像的画面。

  “我怀疑监控视频被人动过手脚”,腾乾鑫称,他们看到的监控录像画面时不时出现短暂的“黑屏”。此外与柳正英记忆中丈夫连续四天在这里就诊不同的是,只能查到12月4日、5日和6日的监控记录。随后家属提出查看死者的病历,被告知“打吊针没有病历,拿药才有”,要寻找连续接诊死者的医生时,也被告知“今天没上班”。

  死者家属提出的质疑是否属实?12月9日中午,记者来到五埒卫生所,只见玻璃门紧锁,无法与工作人员取得联系。玻璃门上则贴着“全科医疗(内科、外科、儿科、专家医疗中医科)”的字样,另一侧贴着“今日休息”的字样。

  回应

  小榄镇卫生局尚不能确定患者死因

  “由于当天是星期天,上次给死者看病的医生正好在休息,开药需要重新问诊。然后死者试图走向问诊处,大约2分钟后,站起来摸下腿,也就7时40分左右突然晕倒,就倒下去,倒在卫生所诊室门口,随后五埒卫生所马上进行了抢救并通知急救部门”,全程观看了监控录像的小榄卫生局专干谭医生说:“所有的监控录像都已封存在派出所”。

  小榄镇卫生局另一名工作人员称,五埒卫生所设立已有多年,具有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属于小榄镇盛丰社区集体所有。当记者提出查看卫生所的相关证件时,该工作人员称“在卫生监督所处”。

  谭医生向记者确认,由于时间太短,卫生所和小榄人民医院的急救人员都未对死者用药。目前卫生部门已对卫生所的药品、处方签等进行封存,并对事件展开调查,目前尚不能认定患者真实死因。

  小榄五埒卫生所当天未对患者用药物

  昨日上午,五埒卫生所负责人冯启昌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当记者赶到时,冯启昌却现场变卦:“所有的证据都已交给卫生局和派出所,有需要你可以找他们要。派出所告诉我,我可以不回答你们的问题”。

  冯启昌表示,事发当天他还没上班,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现场组织抢救。但从患者进入卫生所到晕倒在地期间,卫生所没有对患者用过任何药物。“以我这么多年经验判断,很可能是心脏问题引起的猝死。”冯启昌说。

  “家属是受害者,我们更是受害者。患者猝死虽然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但这件事对我们的名声有很大的损害。”冯启昌称,“我们强烈主张对死者进行尸检,寻找真正的死因,还我们一个清白。但考虑到对方的风俗,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们愿意支付一些慰问金。”

  文:南方日报记者 郑平 王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春运外来工团体订票今启动
下一篇:“我们来和大家一起吃年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