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妹妹,妹妹
2013-02-18 13:33:11  来源:  点击:

        妹妹不是人,只是我们把你视为家人,所以才叫你作妹妹。
  你刚来到的时候比老鼠还小,把你捧在手里,仿佛一用力就会把你捏晕。我们都不懂得抱你,于是你总在凄厉地呻叫,仿佛在寻找你曾经的主人,而这惨烈的叫声,足足持续了十日。确实也是,爸爸很残忍,把你绑到了阳台,使你动弹不能。每每看到粗实的麻绳和你弱不禁风的身子,我总有冲动把你放掉,但每每行动之际,身后总有一把“恶毒”的骂声把我叫停,于是我只能作罢。用爸爸的话说,不绑你十日八日,你肯定会跑掉。但还好,爸爸说的这“刑期”只有十日,这十日,我和你一样,焦急期盼。
  终于十日过去了,你“刑满释放”,在我家里开心地乱跑。自此之后,我家再没虫患,不但没有老鼠,就连从前家里漫天飞舞的小强都被你扫荡清光。从此之后,爸爸对你钟爱有加,也可能是他一辈子都没有女儿的缘故,于是不知怎地他就把你叫作了妹妹,我和妈妈也跟着喊,“妹妹、妹妹......”可是妹妹你很偏心,我喊你时,你不出来,妈妈一喊,你便“喵喵”地叫着出来了,因为你知道,又有一顿丰盛的大餐。慢慢地,在妈妈的喂养之下,你变得大了、壮了、再没有从前的弱不禁风。
  每当晚上,你总会神也不知鬼也不觉地从家里消失,然后第二天睡醒,又会看到你在摇篮里甜蜜蜜睡着的样子。我们都知道你肯定离家了,但我们都不明白的是,你到底是怎样离家的,毕竟咱家是住二楼。就在一个晚上,还没入睡,我听到窗户外有铁皮声叮咚作响。我怀疑有人盗窃,于是慌忙地望向窗外,原来是你,妹妹,正四腿合一地站在一楼的窗户顶上,眼里盯着一层和二层间的空调箱,我就知道,你准备跳了。忽然,灵机一动,我打开多年密封的袋子,拿出了尘封多时的水枪,嘻嘻,准备向你施射。谁知道刚跑回来,就见你已坐在家里的摇篮,拈着尾巴,仿佛在向我挑衅。好,下回分解。又是一个晚上,寒风萧瑟,夜深人也静,我正在被窝里享受甜蜜温馨的美梦,谁知道窗外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我知道,又是你这一只死猫,正在回家。于是,我忍着寒冷,抖着身子,又再找出来水枪,准备和你“决一死战”。但当我跑到窗边,我却吃惊地发现,你的爪子正死死地勾着窗户外的防蚊纱窗,整个身子悬在了空中,正要堕下。我慌忙地把水枪扔开,跑向你施以援手。我冲动地想把纱窗打开,但刚揭起缝隙你的身体便猛然向下坠了一格,在不停地摇摆,我吓得把纱窗放下。于是,我又打开了旁边的窗户,伸出手准备把你拉回,但怎样也够不着你的皮毛。“忽然,你掉了下去,‘啪’的一声,躯体在抖动,鲜血在流淌。”我这么幻想。我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然而天意弄人,就在我哭得最离谱的时候,你的腿竟忽然勾住了纱窗。你用力一蹬,整个身躯飞了起来,然后你便神乎其技地沿着纱窗飞速地往上爬,直到楼上,无影无踪。第二天早上,你又在摇篮里拈着尾巴,向我挑衅,我“气得”扔掉了水枪。
  从此的每个夜晚,我睡前只下蚊帐,不下纱窗,然后就会在梦中听见刀光剑影的声音,醒来,看一眼你回家的鸿姿,便能又再安然睡去。还好,亲爱的妹妹,到底我没有向你发射第一枪。

相关热词搜索:妹妹 妹妹

上一篇:放手那些留不住的回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图片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