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文学旷野上的“野山参”--贝小金创作简论
2016-01-02 16:58:47  来源:  点击:

   伶牙利嘴的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卿称贝小金是歌者、舞者、作者,但我更愿意把这个漂泊在深圳的湘妹子唤作作者。何以故?盖因为她五岁就迷恋《红楼梦》,甘愿与古典诗书作伴,与现代笔墨结缘。令我乍舌的是,贝小金还是一位能用汉英双语写作的作者。迄今,已有长篇小说《花落情远·山谷里的升》《瑶王下山来》《深圳梦红楼》,报告文学《大爱无悔》、《哈美宝贝》,传记《阿慧婆》,散文集《暖风》,长篇中英文小说系列《远走他乡的家族·梦起揭西》,诗集《为谁浪漫》,等等。

  《远走他乡的家族》是贝小金写的一部网络小说,连载于起点中文网。恰如那句名言:一切文学作品皆为作家的自叙传。可以说,这是一部以文学语言书写的贝氏家族史,记录了贝氏家族曾经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也可以说,这是一部外来工的辛酸史、创业史,它记录了不同时期贝氏家族人们为谋生背井离乡踏上遥远的征途挣扎奋斗的心路历程。从远古到现代,人类的生命探寻脚步似乎从未停歇,某种意义上,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自身的迁徙史。诚如作者自述:小说是对逝去亲人的回忆,是对贝氏家族祖辈父辈们不畏艰难、忍辱负重、真诚善良、智慧朴实以及唯美爱情的真实记述。小说通过一个叫贝叶的女子口述,采用穿插形式,由父系、母系、现代三部分组成。作品语言优美流畅,故事讲述真诚朴质,当然在适当节制、剪裁方面在我看来,还应该有所考究,如此这般,或能提高她的文学写作质量。

  从孟子到鲁迅,都提倡知人论世,如此才会对创作和评论有益。那就不妨花点笔墨,讲讲作者贝小金本人的历史与写作的关系。贝小金从小随母姓贝,在湖南浏阳大围山长大, 灵秀的山水赋予她不俗的才华,而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外公贝必远对她的影响极大。出身书香门第的贝小金,母亲是位妇产科医生,父亲是位文官。可以证明贝小金在文学写作上的天赋异禀的是,她七岁时就在省级刊物上发表处女作《狐狸的故事》。贝家独女初长成后,她当过大学教师,教过古汉语文学,亦曾是机关秘书,写作其实只是业余。她曾经化名“千年冷精”做职业写手,其作品曾被改编成电视剧。十几年的笔耕不辍,让贝小金收获了2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2012年12月23日,受深圳团市委读书月组委会邀请,贝小金作为70后作家嘉宾出席相关活动。《红楼梦》是贝小金从小喜欢的作品,但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成了林黛玉,在深圳,她一度曾经形影相吊,孤影自怜。贝小金经常从深圳穿梭于惠州、惠阳、香港等地,采访深圳抗美援朝老兵、东纵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等,义务为他们写回忆录。有意思的是,每一次受到邀请,她都会带上笛子、吉他与好几套演出服、摄像机、照相机等大大小小好几个包,和老前辈照相、聊天,为他们表演节目。

  贝小金笔名贝娘,她坦承自己一生中有两个情人:一是歌舞,另一是写作。后者给了她倾诉的能力,除了有时身体欠佳,大多数时候都是她最享受的写作状态。她的报告文学《哈美宝贝》的写作,历经3年多时间,再现一个民营企业发展史,讲述哈美教育机构的创始人郑奋标为搞好幼教,十年来带领哈美人努力追梦。为了写好这部书,贝小金住进哈美教育机构,与哈美教职工同同住,零距离感受哈美文化,这让贝小金很受感染,感到哈美每一个幼师都是一部追梦的传奇,一部深圳外来工的创业史。诚哉斯言:只有扎根民间、扎根生活,才能创作出民众满意的精品力作。贝小金的创作,正是这样做的。她不仅用笔讴歌生活之美,很多时候,她还会用肢体、线条、歌声讴歌人性善美,给周围人们带去欢乐与鼓舞。

  在前年的第14届深圳读书月青工大课堂上,出现了这样一幕:身段婀娜、面若桃花的的她,身着富有江南特色的粉红衣裳,在《桃花谣》美妙乐曲中翩然起舞,她撑着一把粉色的伞,踏着乐曲的节拍,载歌载舞。其歌声柔美清亮,宛如天籁;其舞步娴熟轻盈,似仙女下凡,就像一朵灿烂桃花绽放于空谷。而举凡看过贝小金的《山谷里的升》的人,无不感觉到她的文字犹如她的舞蹈,干练而不失温柔,妩媚却不做作,是真情的流露,也是才华的展示。有网友这样评价:贝小金的文字是跳跃的,像舞动中的文字,而这样的灵感源于她对生活的热爱,对歌曲和舞蹈的理解。谓予不信,请看贝小金在《远走他乡的家族》中的段落:
  那日,我终于把所有的都搁在一边,去揭西了。早就听人说这里有好几千人姓贝的.这里景色秀美,蜿蜒的小河会把你留下,这里山青水碧,溪水潺潺,竹林层层,远处独特的景致犹如一副水墨画,美得让我心醉!贝家人的真诚美得更让我拭泪……贝优生、贝建红会长、贝为沐、贝文生等等深圳贝氏宗亲的关爱,他们让我感到特别温暖,甜蜜幸福!在这里,我成了贝家人的宝贝”。她信笔写道:“剪不断的情啊,永远缠绕在胸怀,忘不掉的人啊,始终铭刻在脑海,漂泊的人啊,故乡是永恒的爱。”

  贝小金的作品,不能说有多么完美,还有需要克服和提升的空间,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她的作品非常的真,散发出一种令人陶醉的醇香,丝丝缕缕,沁人心脾。字里行间洋溢着难以抵挡的情感魅惑,渗透灵魂的甜美感觉,弥漫于读者的身心。她的文字,仿佛天然生成的神秘造物,亦仿佛鲜花的自然绽放,泉水的兀自流淌,其品格与气质着实不同凡响。如此文字,如此作品,窃以为非心浮气躁者所能写出。“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贝小金的作品,让我想起北宋王安石的咏梅诗,美学家朱光潜所说:慢慢走,欣赏啊!用于其作品,比较适合。贝小金的文字,与王安石咏梅诗有着精神上的通感:“清晨,一棵白色的梅花在墙角边开放。当爷爷的父亲走出房间时,他隐约嗅到空气中有一股飘忽的香气,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因为北方这个时候,是没有什么植物开花的。这股香气,居然有这般穿透力。香气牢牢地锁住他的思绪,在烦恼和苦闷中,在他乡,他看到了春天的影子。小小的白色花朵,在褐色的枝条之上绽放,黄色的花蕊被雪白的花瓣包围,尽管没有绿叶扶衬,却是那样的鲜艳娇媚。她们在寒风中挺立,不屈不挠,显得那么从容、淡定,在百花凋谢的时分,显得格外高贵、圣洁。嗅一口,沁人心脾,再闭眼,回味,感觉到人世间,患难之交才是最珍贵的,这种真情就像梅花开放。”

  有人说,贝小金的作品是“凌寒独自开”的梅花。在文学垃圾遍地的当今,她用自己独特的唯美文字,展示了一个有个性的女性写作者的风采和魅力。读贝小金的文字,能让我们感受到《石头记》等古典名著的遗风。但贝小金不是曹雪芹,她的文字不仅蕴含着古典文学之韵味,也融合了现代文学的张力。贝小金写贝氏家族,但显然已经超越了她的家族,折射的是整个中华民族的颠沛流离、挣扎奋斗的峥嵘历史。“他跛着脚在周边转悠,不知不觉来到一个背阳向阴的山坡,这里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只有几缕阳光透过树叶撒进来。爷爷觉得又累又渴,想找一棵树靠靠。他无意间发现,在一片腐叶之间,有一团绿,绿得发黑,再仔细观察,有三个分叉的枝桠,每个枝桠的顶端都有五片墨绿色的叶子。天哪,这不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野山参吗?……”我甚至在想,贝小金这位作者,如果假以时日和磨砺,她会不会成为当代文坛上的一棵野山参呢?

  作者简介:周思明 ,著名文艺评论家。广东省作家协会文学评论委员会委员,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福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文学理论批评专著《全球化视野与新都市语境一一深圳文学30年论稿》《解构与重构》《意义的重建》三部。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文学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文化报、南方文坛、鲁迅研究月刊、扬子江评论、文艺评论、文学自由谈、粤海风、华中师大学报等发表学术论文、文艺评论600多篇。获国家、省市评论奖若干。发表小说、散文、杂文等多篇。多篇论文全文选载于《新华文摘》、《人大报刊复印资料》、《马克思主义文摘》、《作家文摘》、《文摘报》、《小说选刊》、《当代文艺论坛论文选编》、《广东省文艺评论选》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广东省湖北阳新商会联合中共佳兴诚党支部走进叶挺将军纪念园
下一篇:广东省湖北阳新商会王恒磊会长一行走访雷天温斯顿集团

分享到: 收藏